Acidacidxx

/*空白

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希望所有兄弟姐妹都一切顺利,平平安安健健康康🙏

【木子洋X你】无药可医(07)





OOC!


—————————————————


//“吃完早点休息,明天一早来找我”




你坐在柔软巨大的沙发里,看着桌子上的道道美食,平静下来分析自己的处境,你现在还不知道木子洋把你困在这里到底有什么目的,想要毫发无损的逃出这个地方怕是没可能了,与其战战兢兢的度过这段日子,还不如做出一些改变,慢慢的改变这种对你非常不利的情形




好事是你对木子洋的状态和心理有一定的了解,而你也对他这种病症很是感兴趣,坏事是你不知道他表现出来的样子到底是真是假,是否在你看到的表面下还藏着更加神秘恐怖的样子




想到这里你想来都来了,船到桥头自然直,拿起刀叉慢慢的吃着桌上的一道道美食,吃完后还没亏待自己的洗了澡穿上了他为你准备的睡衣,可在你躺回床上,一闭上眼就莫名感受到了那种灼热的视线依旧停留在你身上,像是要透过被子和衣服将你看穿,为了不让他看出你的想法,你装作不知道的样子慢慢昏睡过去




早上你是被门口的响声吵醒,还没睁开眼就先闻到了早餐的味道




“主人为您准备了早餐和今天的衣服,您吃完换好衣服就可以去三楼见主人了.”




面前的仆人毫无语气的说完,你想抓住这个机会问她一些问题




“你的...主人,是怎样的人?”




“......”


仆人停下脚步,似乎在思考该如何回答你,片刻的沉默后,她给出了让你哭笑不得的答案




“主人是好人”




‘这是什么发好人卡的方式啊...?’你偷偷在心里想,脸上露出了一抹无奈的微笑




吃完饭后你准备换衣服,那是一套简版纯黑色的宫廷风格的长裙,衬衣样式的质地很舒适,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倒是真的变成了这间屋子里供人欣赏的娃娃




来到木子洋的房间门口,你深呼吸了两次,轻轻的扣门




“进”


听到他声音的一瞬间,大概是对于他的恐惧无法抹去,你还是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轻轻的推开门,你看到木子洋站在落地窗前,他穿着和你的黑色长裙看起来很配的黑色西装,听到你进来,他慢慢转过身来看着你




“坐吧”




“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会把你关在这里”




你点点头




“说实话,我对你很感兴趣,其他人都叫我木子洋,只有你,想叫我旧时的名字,为什么?”




“我觉得木子洋这个人只是你在屏幕前塑造的人物,只有在你人生的22年做李振洋的时候才是真正的你”




“你怎么知道哪个才是真正的我?”




“因为我看出了你的不同,你真实的样子,实话实说,你吸引我的就是你内在病态的样子”




“哼..你倒是有意思,那你就留在这里吧,直到我厌烦为止”




他转着手上和你配套的戒指,带着玩味的看着你




“在这里的期间,我会看到真正的李振洋吗?”




“会”




“好”


对不起姐妹们我这几天事情太多啦!!一直没有得空写文!!明天后天都安排超满😭😭😭我一定抓紧一切机会填坑!!!

【木子洋X你】无药可医(06)





//OOC


—————————————————————


“我说过,你是我的了...”




伴随着木子洋低沉的嗓音,你像汪洋大海上一片落叶一样根本没有任何反抗大海力量的沉入海底,渐渐失去了意识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你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皮肤上传来的触感是丝绸的面料,床既软也舒适,大概已经是到了晚上,你只能借助微弱的光源试图看清周围的环境


想要坐起来的时候却发现双手被绑在了床头的两侧,想要挣脱身体却沉沉的只有无力的感觉




“唔...”


精神还未清醒再加上沉重的身体让你感到十分不适,只能发出一声低吟




视线再次环视屋内的时候,房间的右上角一直闪烁的红光吸引了你的注意力,那是一个监控器,想到木子洋即使在你昏迷的时候还在屏幕后面紧紧盯着你的样子就让你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紧张过后更多的是愤怒和羞耻,你不敢相信他居然真的这样对待你,像对待宠物甚至阶下囚一般对待你,在这个屋子里被监视的感觉就像是实验室的老鼠,无力抵抗只能按照实验者的意愿操控着自己的身体和精神




“呵,李振洋,我知道你在看,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伪君子,只会躲在监控器后面看别...”




你气愤的盯着监控器宣泄着自己的情绪,而房间里的麦克风突然响起




“我说了,叫我木子洋”




麦克风里的男人声音是那么冷,冷的让你觉得仿佛从来都不曾认识他一样,冷的像一片片锋利的刀片划破你的肌肤,仿佛对面的那个人而不是木子洋




“有区别么?”




“我   是   木   子   洋”




木子洋一字一顿的说完这句话,你甚至可以凭借声音就看得到他在那头咬牙切齿的表情,让你觉得稍稍扳回了一成




“我不想和木子洋说话,从开始我想要认识的就是李振洋,如果你不是,那我们还是不要对话了”




说完这句话你把眼睛紧闭,将头歪到侧面,一副不听不看不知道的架势




“随你,只不过你不开口,正好饭也不要吃了”




男人的声音变得轻快起来,仿佛知道你总会妥协的样子将麦克风关掉,走出了监视房,让人解开了你手上的束缚,等待着你臣服的那一刻,可让他没想到的是他这一等就是五天,五天过去了,你没有出房门,没有吃饭,甚至没有和他说一句话,他慌了




他来的那晚是你绝食的第五天,跟他一起来的,还有一桌在你看来简直是满汉全席的菜肴,仆人把餐车推进来后就默默的退出去,屋里只留下你们两个




“吃吧,我不想有人饿死在我家里”




木子洋明显是给了你(自己)台阶下,他显然没有预料到你真的会绝食这么久




“......”


没回应




“我没时间和你玩这种小孩子过家家吵架的游戏”




“......”


还是没回应




“哼,你不是要和李振洋说话吗,好,我就让你见一见李振洋是什么样子的”




话毕,你就感到身子被一个强劲的力量压倒在柔软的床铺间,木子洋抬手便扯开了你衬衣的几个扣子,男女间力量的反差本就大,再加上你已经几天没有吃东西,身体更是虚弱至极,在意识到他可能想要做什么的时候,你心里害怕极了




“别...别...你干嘛...?!”




“你不是只和李振洋说话吗,我满足你的愿望”




“不!不!!”




你歇斯底里的喊着,泪水覆盖了脸庞,你终于意识到,在木子洋的手里,你根本不过是一个娃娃,一个玩偶,他想要如何支配你都在他一念之间,你必须改变这个局面,你要反抗,你要重新拾起主动权...




“我吃!我吃...”




反抗消耗了你身体里仅存的能量,说出这句话已经是极费力,木子洋看你已经妥协便不再为难,压在身上的力量骤然消失,他紧接着将你从床上抱下来,放到了桌前的椅子里




“吃完早点休息,明天一早来找我”


牢卜可破—01





//OOC


升级打怪成霸道总裁凡X神经大条小娇妻的相爱相杀爱情故事(凡妻看到了吗!)


是同人文,这次给女主起了名字,不知道大家还可以代入吗哈哈!enjoy~(。ì _ í。)


—————————————————




“我叫卜凡凡”




面前的少年向她伸出手,从他并不像普通友好介绍自己的语气看来他并不是很情愿的样子,你看得出他的眼周和鼻头还微微有些泛红,像是刚用什么东西狠狠擦过的样子,眼神还带着些稚嫩的凶狠




“你好,我是文艺!”


女孩发现了他的异样,却还是握住了卜凡凡的手热情的和他打了招呼




“小艺,从今天起小凡就要和我们一起生活了,答应爸爸和他好好相处好吗?”


站在卜凡凡身后的男人将手搭在两人的肩膀上,笑容堆了一脸




“好!”




其实早在两周前文艺的爸爸就给她打了预防针,坦白了卜凡凡其实是竞争对手家的孩子,因为一些原因以后就要住到家里来了,文艺并没有表示反对,反而支持了她父亲的这个决定,她多多少少听到了最近父亲工作上的事情,当然也包括了卜家的事...




“嗯,那我们吃饭吧?就当是我们家成员增加后的第一次聚餐!”


男人说着便拉着两个人来到餐厅




“小凡,现在你和文艺都是高三,无论怎么样...学业还是最重要的,你和文艺本来就是一个高中的同学,你们两个能多沟通就最好了。”




原本只有刀叉碰撞发生声音安静的餐厅被男人低沉的声音打破,语重心长的几句话倒还夹杂着些愧疚的语气




“对,如果你有什么不方便的尽管来找我就好!我一定...”




文艺将话接过来,尽力地对卜凡凡示好




‘啪’


文艺的话还没说完卜凡凡突然把刀叉摔到盘子的两侧




“我不需要你们的同情”




像是被你们的话狠狠戳中内心,卜凡凡原本干涸的眼眶又被泪水填满,看父女俩的眼神变得更加凶狠,文艺不敢看他的眼睛,那是一双丝毫不掩饰自己恨意的眼睛,在眼眶承受不住更多泪水前,卜凡凡起身离开了饭桌回到自己的房间狠狠将门关上,巨大的声响让文艺不自觉的颤了一下身体




“哎......”




身旁的父亲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他将卜凡凡带回家的时候原本是充满了歉意,想要好好补偿他,重新努力的给他一个家,而看着现在的情形,他不知道这个决定到底是否正确




“爸,你别太担心,我会去找他谈谈的,嗯?”




文艺看出了父亲心底的纠结,握住他的手安慰的说




“好...好,先吃饭吧……”


男人的声音低了一半,像是刚出征的战士就被削了一半的士气




时间到了晚上十点半,文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还是睡不着,她想着刚刚桌上的少年是那么的决绝,他的冷傲让她觉得十分有距离感,不过为了不让父亲担心,她还是爬了起来敲响了卜凡凡的门




“卜凡凡?”




“......”


门内的少年并没有给出任何回应




“你...休息了吗?”




“......”


门内还是尴尬的寂静




“我知道你没睡,我们谈谈好吗?我有话想和你说!”


文艺不放弃的添了一句




又过了安静的半分钟,卜凡凡看文艺一副不抛弃不放弃的样子实在没办法还是把门打开来




“什么事?”




卜凡凡看着你,不带任何感情的问




文艺看到那双眼睛明显是刚刚哭过的样子,墨色的瞳孔被眼周的红色衬的更加楚楚可怜,一米八的个子却在这个时候显得格外单薄,和刚刚在餐桌上故意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一点都不一样,莫名的激发了文艺的母爱天性




让卜凡凡没想到的是,下一秒就被文艺抱住,他整个人愣在原地,连怎么挣开你都忘了




“你...你这是做什么?”


他不可置信的发问,不知道文艺突然的动作代表着什么




“没事了,你现在有我!”



【木子洋X你】无药可医(05)





OOC!


—————————————————————




//“小妹,我说了,话不要说的太满,我想,你现在可以戴着戒指来找我了,我还有别的礼物要给你......”




你的心里泛起一阵寒意,胳膊上浮起一层鸡皮疙瘩,原本掌握在你手里的主动权显然又交到了木子洋的手里,他比你想象的还要强大,甚至不知道他强大到了什么地步,你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方法将自己弄出院,难道他原本早就可以出院,只是想留下来玩弄你一阵子,让你背上那虚渺的自大狂妄,再将你深深的丢入深渊里




你知道你是躲不过他的,这个局,不论你去不去,都会找上你,你似乎已经变成了木子洋的盘中餐,永无翻身的机会,不过,还是会有别的转机也说不定,想到这里,你的心也慢慢平静了下来,深呼吸一口气后把医院的事处理完便出发去了木子洋给你的地址,以防万一,你还带了一把折叠刀防身(内心os:虽然我对你很感兴趣,但还不想折你手里ಠ_ಠ)




你选择了出租车这个出行方式,一来可以让你在路上可以多考虑一下他会做出什么样的事,二来...地铁也不让带管制刀具,路上短短的二十几分钟,你把他可以折磨你的方式全都想了一遍,毕竟你在医院里也没让他过什么清闲日子...




车子缓缓停在那幢建筑物前的时候你的腿都不自觉的抖了起来,不过内心深处居然还有一丝的期待被你发现,也是这一丝期待,让你有了勇气下车,一步一个脚印的走到那扇黑色门前,轻轻叩了两下门,虽说是轻轻叩门,但那莫名深沉空洞的声音还是让你不自觉的往后缩了缩




门开了,穿过正厅,正对着的餐厅横放了一张长桌,上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美食,甚至还点了蜡烛,视线渐渐移动,你看到了坐在桌子最左边的木子洋,他正在笑盈盈的看着你,那是他最甜美温柔的笑,粉丝看来大概要开心的昏过去,在你看来那却是最可怕最深不可测的笑




“怎么不过来?”


木子洋见你愣在了门口,轻轻唤你




这是你听过最好听的声音,低沉的嗓音配着微微的鼻音,像是一个黑洞把他周围的一切都吸进去一般,你也要被这完美的声音吸引,想要向着他走去,即使是万劫不复




他见你还是定定的盯着他看没有反应,直接起身走到你面前,拉起你的手就向桌子走去,被他触碰的那一刻,你感受到了从他皮肤内传出的温度,也感受到了那枚戴在他左手上的戒指的冰冷,你们两个的戒指在不经意间相碰,发出了金属相遇的声音,这原是平时丝毫不会在意的声音,此时听在你的耳朵里却是那么的刺耳




把你带到座位上的木子洋轻轻的撇了一眼你的手,没做过多表示,将你的凳子拉开,再稍稍推回去一点点,动作行云流水,绅士极了,可你的身体却像个反义词,僵僵的定住,像极了一个木偶,只能受他摆布,不允许有自己的动作




“你怎么今天这么奇怪?快吃吧,都是特意为你准备的”


木子洋的表情有一瞬的疑惑,不过又马上转回那无可挑剔的笑容,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让你看了实在恐惧,却只能按照他的要求做,双手拿起刀叉切开了在你面前的牛排送进嘴里




“好吃吗?”


木子洋仿佛迫不及待的问




你抬眼看着他,僵持了一会儿,看他并没有要放过你的样子,只好尴尬的说




“很好吃,谢谢..”




“你喜欢就好!”


他突然笑了出声,仿佛是发自内心的开心,让你疑惑更加,继而他也动了筷,一时间空旷的餐厅里只有刀叉磨过盘子的声音,安静的屋子加上这声音仿佛造成了一种更难熬的状态




“你戴着这戒指很好看”


木子洋说




你低头看着自己右手上的戒指,在烛光下更亮了些




“你的也是”


虽然害怕,但你不想在嘴上输给这个人




“谢谢,不过除了这个戒指,我还想给你一些别的礼物,我说到过的”


木子洋又将笑容挂上脸庞,只不过这次的笑更夹杂着阴谋的样子




“我很期待”




“哈哈,那我现在就拿给你”


木子洋看你并没有露出害怕的样子,竟觉得你有些有趣,便起身拿着一个小盒子来到你旁边




那是一条项链,很美,是用一颗颗钻石连起来的,与其说这是项链,不如说这是一条被美化了的项圈




“喜欢吗?我为你戴上”




不等你的回答,木子洋就将项链戴到了你的脖子上,那金属底座接触到你的皮肤,感受到的只有刺骨的冰凉,你下意识的想往后躲,却被木子洋的身体挡住




“不要乱动”




你觉得这个项链被戴上之后自己也就被木子洋圈在了自己的身边,再也无法脱身,只不过这也不是你能控制的事,只能乖乖就范让他把项链戴好




“真好看,你觉得呢?”


他的手轻轻抚上你的脖颈,不知从哪拿来了一面镜子让你看




“很漂亮...”




“太好了,我特意找人为你做的呢!以后一直戴着吧!”




“好”




你看不透他想要做什么,可下一秒你的眼前变得模糊,头也晕了起来,想极力保持清醒却也做不到,在你闭上眼失去意识之前,感受到他将你抱了起来,还听到了他的声音




“我说过,你是我的了...”




—————————————————————


(我有罪我有罪!!这两天看死亡万花筒看的着迷了,被攻君迷的神魂颠倒!反省!! 我明天(今天还继续更!!!继续爱我!!

第一次出dva就遇到学姐合影!!这什么神仙缘分!爱了!

【木子洋X你】无药可医(04)





//OOC!




//“You are mine now”




你看着手上的戒指和随意搭在你指间的木子洋的手,明明是冰凉的手指却让你感到像被他用毛毯包裹着拥在怀里的温暖安心,你知道你们两个现在已经站在了同一条战线上,却也深知以在他的心里是绝对不会完全信任你的,不过...他是你的了,至少现在是的




“这是把我收入你囊中的意思吗?”




“有什么问题吗?”




“你最好明白现在到底谁才拥有行动权,我是你在这个医院里,唯一可以沟通的人了”




你不想让木子洋重新夺回主动权,让他以为你也是一个他随意可控的一个玩意罢了,只要他还在这个医院里一天,就要按你的意愿继续生活




“哼”


木子洋冷笑一声




“医生,话不要说的那么满,这句话我相信你明白其中的道理”




他看着你的眼神像要把你生吞活剥般的尖锐,不禁让你在心里打了个冷颤




你甚至可以看到他的嘴角挂着你的血坐在大理石地板上的样子,让人心生恐惧却又被那病态美的画面所吸引,让你被吸引




你知道他的为人,他内心深处到底有多么孤僻阴暗甚至冷血残暴,折磨不过是玩乐,他从未对任何人有过一丝的真心,一切不过是假象堆砌




他之所以可以对一切人事物都保持着温柔礼貌又有一丝距离只不过是他根本不在乎




你明白想要真正的走进他的内心有多困难,不过你就是被这病态美吸引,甚至在自己动手划下第一刀的时候就想到了如果换做是木子洋他会如何动作,心就更热了些




你与那些惧怕他的病态的人不同,你喜欢,渴望更甚,你希望他可以用自己最舒服的方式对你,爱你...即使是将你千刀万剐,对你们两个来说,千刀万剐的感情才生动......




“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和我想的李振洋一模一样”




“看来你早就有了计划,在等我吧”




有监控在你并不能说的太过火,只能向他展示一个微笑,木子洋当然也明白你的意思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今天的诊断就到这里,你好好休息”




木子洋低笑


“这个戒指配你很好,一直戴着吧,我出院的时候也想看到它戴在你手上的样子”




“出院时间并不会由你来决定的”




木子洋没有回答你,脸上挂着意味不明的笑容,心思之深让你无法全然看透他到底在想什么,只好作罢




之后的两个月你保持着每周末都会来与他会诊一小时的频率,你们从他的生活聊到工作再到喜恶好乐,他真诚的配合度让你对他说的一切都保持怀疑的态度,却又在心里偷偷记着,回家后都会写在本子上




直到有一天,院长叫你来到办公室通知你,李振洋出院了......




故作镇静的来到他往日的病房门口,推开房门发现屋内确已空无一人,他的行李全部都已经不见,穿过的拘束衣安静的躺在病床上




你走近抚上那件衣服,仿佛那人的体温还残留在衣服上,从腰间摸到心脏的位置,你发现戒指好像被什么吸住了,拉开衣服的拉链你发现了那个本不应该存在的吸铁石,还有吸铁石下面的纸条...




你的心跳的很快,平静一会儿之后你把纸条打开来看,是他留下的话




“小妹,我说了,话不要说的太满,我想,你现在可以戴着戒指来找我了,我还有别的礼物要给你......”

【木子洋X你】无药可医(03)



//OOC!


// “那就拜托你了,小妹”//




你反手将木子洋握住你的手压在桌上,给了他一个甜美却带着危险的笑容




看了看表,已经是9:25,算算时间监控应该已经好了,你又不能太快出去,就照例和木子洋进行了正常的医生病人检查




“李振洋


  你是什么时候察觉到自己的精神方面有问题的?”




“在我上一个女朋友离开我时说我恶心病态的时候”


木子洋的精神突然低靡,将手收回,低头玩弄起了自己的戒指




“你做了什么?”


虽然病历上把病症写的很详细,但你并不知道背后的故事,以及他到底能做到什么地步




“我把她关在家里,我为她打理好一切,她却说想要自由......难道...难道我的爱对她来说还不够吗?我为她付出了我所有的爱!”




木子洋的情绪变得暴躁,语气也急躁了起来,手上的戒指被转的速度更快,大约是想起往事觉得自己付出所有真心却只换来了背叛而感到气愤无比




“后来..别人告诉我,我爱她的方式不对,我不能伤害她,不能囚禁她,不能在她身上留下我的印记...我不懂,在我的世界里,最爱也不过是这样了……”




他的声音逐渐变弱至无声,接着你便看到了泪水从他遮着眼睛的发间流出,顺着脖子划入了拘束服内,泪痕在阳光下闪闪发亮,更让木子洋整个人看起来像个千疮百孔的洋娃娃




“你还真是很爱哭”


你低笑一声看着他说




突然意识到自己在你面前流泪的木子洋想赶紧将眼泪抹去,长叹一口气后说




“我这是感性”




“随你怎么说”你并没有被他随意的回击影响,继续好奇的问


“你都做了什么样的事伤害她?或者说‘留下你的印记’?”




“嗯...我把她的头发剪短了,她有一次试图离开我的时候被我找到然后被我绑在家里半年没有出过门,当然...用到刀的地方也很多...”


木子洋似乎还想讲下去




“好了!不要再继续下去了!”




“怎么,医生,这就听不下去了,你说的帮我,看来也不过如此嘛”


木子洋的语气轻浮,将身体随意靠在椅背上,慵懒的像一只大猫




“不”


你摇摇头


“你比我想象的...”




“弱”


最后那个字是你用口型对着他讲的,因为监控是对着木子洋的方向所以只能拍到你的大部分背部和小部分侧脸,所以用口型来交流是不会被怀疑的




“你比我想象的...更坏”


为了不被发现你还是多加了一句




“哈哈哈哈哈哈....”


他突然笑了出来,意味不明


“我弱不弱,要你亲自试了才知道”




木子洋把手伸展开手心朝上放在桌上,示意你把手给他,你思考了一会儿还是把手放了上去,他把手上仅剩的一枚戒指摘了下来戴在你手上,特意把戒指转了转,似乎是想让你看到什么,你定睛一看,戒指外圈刻了一行小小的字




“You are mine now”

【木子洋X你】无药可救(02)


//OOC!
//‘终于,等到你了,木子洋’// 

你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因为害怕而躲避他的视线,而是直直的回视他,并报以微笑 木子洋观察到你丝毫没有怕他的样子,引起了他极大的兴趣,自行起身走到桌边坐了下来,静看你如何开启这段对话 

“李振洋?”你假装翻看着早已经烂熟于心的病例,并没有抬眼看他,装作根本不在乎他的样子
 “木子洋”他在你说完的下一秒就纠正了你,似乎很不喜欢李振洋这个名字 他的反应让你在嘴角牵出一抹一闪而过的笑,以为并没有被发现,而这笑却被木子洋看在了眼里 

“笑什么?” 木子洋的问题让你心里一颤,却也装作镇定
 “木子洋是你在公众面前的名字,而我,每天了解的却是李振洋这个人” 你见事情发展显然脱离了原本要进行的采访后便随意的把病例放在桌上,身体向后靠去随意的靠在椅背上
 “哦?你很了解...我?” 他好像听到什么有意思的事一样,身体前倾,将前臂搭在桌上露出戴着手铐的苍白双手,饶有兴趣的问
 “是很了解,不过比起了解,还不如说......我和你,是一样的人”  你也学着他的样子,将手臂搭在桌上,从外人角度看来你们更像是一对以对方为镜子的双胞胎,时间慢慢流过,屋内的阳光逐渐变得毒辣,光毫无遮挡的打在你们的脸上,屋内的气氛却低到了冰点,你们毫不避讳这刺眼的阳光,直直的盯着对方的眼睛,试图从中得到自己想要知道的信息
 “呵,一样的人?你凭什么说自己和我是一样的人” 对木子洋来说,他周围的人都是对他来说可以一眼看头的肤浅的人,偶有几个他觉得有趣的人,在一番试探之后也就丧失了兴趣,而你却是他无法看清的人,使得他内心泛起堤防心和一探究竟的欲望 

“他们给你出来的仅仅只是医学上诊断出来的定义,是不正常的,而在我看来,你,再正常不过,伤害自己其实是对你自己生命的确认,我也是...” 
你把自己的大夫服向上提,露出小臂内侧的划痕
 “如果这是医院叫你来对我使得什么伎俩,省省吧,我知道现在外面有人监视” 木子洋看着你的伤口一会儿,不可一世的笑了笑,他不相信你
 “原本是有的,不过我把线路切断了,这半个小时内,他们是看不见的” 你用手指了指在墙角的摄像头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我说了,我们是一样的人,我来这家医院的目的就是为了赌有一天你会来”
 “赌?呵呵,这倒有点像我”
 “所以,我来是帮助你的,如果你不相信我,我走就是,至于你以后有什么下场,我就说不好了” 
你故作无奈状,准备起身离开

突然木子洋伸出手抓住了你露出胳膊的手,动作看似轻柔却是你无法反抗的力量,他用大拇指轻轻抹擦你的手侧,眼神和语气突然都变得温柔如水,大大地笑容挂上了脸颊
 “那就拜托你了,小妹”